當前位置: 快看小說 別惹我,我會發瘋 第1章

《別惹我,我會發瘋》第1章

生日那天,我閉上眼睛許愿,誰知,睜開眼睛后,媽媽的身體突然側過來擋住我,妹妹趁機把我的蠟燭吹滅了。

我直接把蛋糕揚在妹妹臉上。

「吹吹吹,你是活不到你自己的生日了嗎?」

還沒等妹妹哭叫。

我往地上一撲,開始陰暗地爬行,瘋狂抓頭發,尖叫,哭泣,伏地挺身,走來走去,鬼哭狼嚎,扭曲地爬行,翻白眼。

爸媽都驚呆了!

1

我叫姜小小,我重生在十四歲這年了。

我用三個字總結我的上輩子:「圣母病」。

十歲以前,我是留守兒童,爸媽在城里拼事業,我在鄉下老家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,爺爺奶奶想要孫子,所以看我不怎麼順眼。

沒爹沒娘沒人愛的日子里,我不停地告訴自己,要善良才會被人愛,要做一個以德報怨的人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。

十歲那年,被父母接進城,突然發現自己有一個八歲的妹妹。

接下來十幾年的荒唐人生向我證明了一個道理:忍一時風平浪靜,退一步蹬鼻子上臉。

沒有人會愛一個連自己都不愛的人。

2

砸蛋糕的后續當然是我爸把我拎起來就是一個大比兜子,緊接著,又被結結實實抽了一頓。

我一邊挨揍,一邊哭嚎,肆意地抒發著至今以來所有的委屈:「你就偏心妹妹!你們三人才是一家人,既然這樣,為什麼當初生我的時候不把我掐死!:

「打死我吧,打死我我投胎你坐牢,下輩子我當你爸爸,我也偏心,我偏死你,一出生我就把你扔到馬桶里沖掉!」

爸爸被我氣得宛如惡鬼,青筋暴起。

媽媽看我的眼神都是失望:「你怎麼成這樣了。

笑死,她看我的眼神永遠是失望,我都免疫了,甚至還能回她一個「下次還敢」的微笑。

隔天,我故意穿了一個厚厚的外套去學校。

現在是秋季,同學們都穿長袖衫,偏我裹一個小棉襖,上課熱得渾身是汗。

班主任走到我面前,讓我把衣服脫了,那麼多汗她看著難受。

我小聲抽泣著,裝出一副委曲求全的樣子,慢慢脫下外套,露出傷痕累累的手臂。

班主任當即報了警。

我發誓我要好好學習,報答班主任的大恩大德。

3

說起來還是天助我也,我爸是公務員,一個非常注重形象的工作,所以我一點兒也不擔心他會把我扔掉。

估計也不太可能把我打死。

我所求的不過是一個公平罷了,沒人給我,我就自己爭。

4

周末媽媽帶著妹妹去逛商場,我被關了禁閉,反鎖在家里。

臨走前,她讓我好好想想,最近都做了什麼畜生不如的事情。

「你爸現在是副局長,正在提拔的關鍵時期,你知不知道你可能會成為他的污點?早知道你是這樣的,我還不如不生你。」媽媽厭惡地皺著眉頭。

妹妹躲在她身后朝我做鬼臉。

麻了,全麻。

我待在房間坐了一會兒,突然想起上輩子,我是一個被所有人稱贊的女孩。

他們趴在我身上,喝我的血,吃我的肉,肆無忌憚地傷害著我,奪走我的一切,然后對我說:「你可真是個乖孩子。」

是不是,不會哭的孩子,吃不到糖果?

如果是,那我不僅要哭,我還要陰暗地爬行,揪頭發,摳鼻屎,扣眼珠子,爬上一棵樹,像猴子一樣阿巴阿巴,跳到水里,發出尖叫。

5

我扯下房間的窗簾布,剪成一條一條的,打成結,一端綁在窗臺上,另一端綁在身上。

我家住三樓,不高,但站在窗臺上的一瞬間,還是一陣眩暈。

我小心翼翼地踏出一只腳。

旋即,下面傳來尖叫聲。

「小姑娘,你在干什麼?」

「太危險了,回去,回去!」

這里是政府大院,我生長的地方,我姜小小今天就要讓全家名譽掃地。

我一點一點地放著繩子。

慌亂的人們正要報警,我已經躥到了地上。

我要報復的是爸媽,怎麼可以浪費警力呢?

「叔叔阿姨放心,我只是被關在家里太久了,出來散散心。」我故作堅強地微笑。

6

雖然我家住在政府大院,但其實爸媽有很多套房子,別墅大平層都有。

這就要從我復雜的家庭背景說起了。

我父親是農村飛出來的金鳳凰,那個年代村里唯一的大學生,畢業后就進了單位,混了十幾年,現在已經成了局里二把手。

但我父親錢和權都想要,所以他讓母親辭職,掛著做生意的名頭。

官途步步高升,經濟財源廣進,可惜,攤上我這麼個閨女。

算他倒霉,呵。

7

大院里的人給爸爸面子,沒有把這件事鬧大,但是背地里都在嚼舌根。

爸爸又抽了我一頓。

這回是真的往死里打。

打到一半,我突然來了一句:「爸爸你沒吃飯嗎?」

爸爸愣了一下。

旋即整個人臉色通紅,像個發怒的小牛犢子,朝我沖過來。

我一個閃現撲到窗邊,打開窗戶:「救命啊,家暴啦,我要被打死了!」

媽媽慌忙捂住我的嘴往后扯,然后一把關上窗戶。

「打死我,明天你上頭條,我下地府,標題我都給你想好了,『驚!某局二把手深夜竟對女兒做這種事!到底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?』」
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