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快看小說 別惹我,我會發瘋 第5章

《別惹我,我會發瘋》第5章

「學校不會給我弄個碑吧!再弄個雕像,我擺個什麼姿勢比較好呢?」班主任又在群里問。

老實說,該擔心精神狀態的人該是他。

賀奇似乎充了什麼會員還是紅鉆藍鉆的,他一在群里說話就有花花綠綠的特效。

「讓我們恭喜姜小小同學!恭喜姜小小同學!」他憑一己之力,把眾人的討論中心又拉回我身上。

我連忙私戳他:「閉嘴吧賀奇!」

賀奇:「……出門。」

什麼出門?我下意識往向我們家樓下,一輛黑色的車停在那兒。

我火速往樓下奔,卻被爸媽擋住了:「去哪兒啊寶貝?」

「火葬場。」我信口胡謅。

爸媽臉色不好看:「去火葬場干嘛?」

「埋葬我逝去的青春。」

「這麼晚了,去那兒不安全,你現在可是 top1 大學的學生。」爸爸搓搓手,「我送你吧。」

我睜大眼睛,做作地拍拍手:「天吶!我的圣母瑪利亞啊!爸爸您那尊貴的車我也可以坐嗎?不會吧不會吧,那可是姜欣欣的專屬座,我怕坐了得痔瘡啊!老天爺啊,我長那麼大,還沒坐過我親生父親的車呢!原來女兒可以坐父親的車嗎?別人家的女兒是不是也有我這樣的好運氣呢!」

爸爸臉色煞白。

我越過他往樓下奔去。

賀奇在樓下等我,他很著急地問我志愿填報的事情。

我說隨緣吧,我還沒想好要去學什麼。

在對自己一無所有的年紀時,要根據分數,匆匆決定一輩子的道路,好傻。Ϋz

「你要學什麼?」我問道。

「家里人讓我學金融。」賀奇苦笑,「我老家就在京都,是做生意的,你知道的,像我們這種孩子,要為家族考慮。」

「你好像突然長大了。

」我摸摸他的頭欣慰道。

「別亂摸,男人的頭只能給老婆摸。」他嚴肅道,然后用頭發蹭了蹭我的手指。

我慌忙收起手指,沒話找話道:「那你想學什麼?」

賀奇陷入深深的思考:「學醫吧,想探尋人體的奇跡。」

「好!決定了,我要學醫!」我說道。

賀奇慌了,耳朵還通紅:「你你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你沒必要為了我……」

「我覺得我很適合學醫,性格適合。」我給自己下了定論。

如果我不發瘋,那我還挺正常的,很適合學醫。

21

爸媽開始對我噓寒問暖,不過我已經過了那個年紀。

「那個,你明天就成年了,爸爸這些年有一點對不起你,我給你舉辦一個盛大的成年禮好不好,咱們父女恩怨一筆勾銷怎麼樣?」

我說:「不怎麼樣。」

他沒想到我那麼油鹽不進。

「我也是為了你好,姜小小,你不會以為考上了大學,人生的路就平坦了吧?」爸爸放松地坐到沙發上。

「曾經,我也以為我上了大學就可以逆天改命,可是高考不過是人生一條微不足道的起點罷了,他們叫我鳳凰男,叫我癩蛤蟆,我拼命讀書,想要通往羅馬,卻沒想到,有些人生在羅馬。

「即使我到了羅馬,也不過是最下等人的人,你以為你離開我的幫助,又能有什麼體面和尊嚴?」他的眼神充滿嘲弄,像是勘破了世界的規則一樣。

然而,在我眼里,他幼稚得連賀奇都不如。

我冷靜極了:「你幫我?幫我什麼?幫我也成為羅馬的下等人?然后供人驅使?」

姜少昆點了根煙:「不,你可以站在我的肩膀上看世界,畢竟我只有你一個女兒。

我愣住了,什麼意思?

「姜欣欣是我收養的,她父親是我的老同事,你知道收養她給我帶來多少好處嗎?所有人都夸我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,我的仕途順利得不可思議!」姜少昆抽了口煙,云霧繚繞中,我甚至看不清他的臉。

「你太可笑了。」我丟下這句話。

22

太可笑了,真的太可笑了。

我以為姜少昆只是偏心妹妹,可他比我想象的更不堪。

都說我是瘋子,可明明他才是。

上輩子他無底線縱容姜欣欣,把姜欣欣養成那跋扈的性子。

知道我和李元新在一起后,姜欣欣強勢插足,李元新又是那樣一個人,說好聽點是「憐愛弱小」,實則是非不分,姜欣欣不過幾頓哭,就把他哄走了。

而我在妹妹和男朋友背叛的雙重打擊下,高考失利,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學。

我告訴自己要遠離他們倆,離得遠遠的,可是姜欣欣隔三差五就會故意作秀給我看。

十八歲的女孩,從來沒得到過善待,又怎麼懂得善待自己?我得了抑郁癥。

但我仍然沒有放棄希望,積極配合治療,直到有一天,李元新拿著我的病歷單,雙眼通紅地找到我,他說:「對不起,我沒想到會那麼傷害你。」

看啊,他永遠在憐惜弱小,永遠心腸柔軟得讓人作嘔。

李元新重新開始追我,每天噓寒問暖,姜欣欣發了狂,親自開車撞死了我。

我重生前看到的最后一個畫面,就是姜欣欣癲狂又充滿惡意的笑。

23

成人禮如期舉辦,姜少昆以為我妥協了,他篤定我是他女兒,應該和他一樣,是一個不擇手段往上爬的人。

可惜我從來不是。

本地名流基本上都來了。

賀奇老家是京都的,他家自然不在邀請之列,不過作為我的朋友,我倒是給他送了一封邀請函。
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